阿梵达

渣渣写手。

【双玄】明日

记一次自己脑洞的双玄换命还没有被揭露之前的故事。

————————————————————————
灵文给明仪发了个通灵,“地师大人,这次的任务帝君想让您同风师大人一同完成。”

明仪正在摆弄月牙铲,想再次熟悉它的用法以防日后不便。接到灵文的通灵后,他摆弄月牙铲的手一顿。

风师青玄,水师无渡。

说起风师,自然就会想到他的兄长水师。而在自己死亡那天所看见的水师的面孔,他是绝对不会忘的。这也是他这次冒这么大的险上天庭调查的原因。

因为明仪太久没回答,灵文又催了催,“地师大人?地师大人?收到请回复。”

“知道了,我会和风师大人一同前去的。”

希望风师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不要多生事端才好。

第二天,明仪比师青玄早到,他站在云上俯瞰着底下的景色,虽然周围是飘飘欲仙的意境,但他其实从未融入过这种意境中,思虑过重,面色阴郁。这导致师青玄看到他的时候还以为是见到了有什么血海深仇的仇家,再次偷偷向灵文确定等在这里的是不是地师,灵文再三保证这就是地师,师青玄才敢上前打招呼。

明仪察觉到有人过来,还没调整好脸色,就远远地看到一个白衫羽扇,乌发翻飞的身影闲闲地踩着云过来,云雾散开,那人脸上的笑颜也逐渐晴明。

地师脸色沉的可怕,师青玄硬着头皮哈哈道:“呀这是地师大人吗?在下风师青玄哈哈哈哈哈听说过吧,咱们这次一起做任务呢哈哈哈哈哈真是有缘。”

此人不断哈哈,像是脑子有病。明仪在内心做出结论,于是冷淡地回应,“风师大人,久仰。”

师青玄眼睛一亮,觉得有的可聊了,明仪赶紧打断他,“风师大人,我们可以下去了。”说完便率先跳下云朵。

“唉等等我啊!”师青玄也纵身跳下去,他是风师,可以随意操控各种气流,不一会儿便和明仪并肩向下,还和他同速坠落,师青玄道:“地师大人是叫明仪是吧,我以后就就叫你明兄好了。”

因为有师青玄在旁边,好像风都要大一些,明仪没听清:“你说什么?”

师青玄抓住明仪的衣袖,笑道:“我说加速了,要紧紧抓着我啊明兄!!!”

明仪还没反应过来,身边的风忽然强劲了许多,而且比刚刚的下行速度快了不止一倍,明仪险些被风吹得眼皮嘴皮乱飞,还是师青玄用风师扇为明仪的脸挡了点风,“明兄你一看就是没有跟本风师出行过,平时的下凡太平稳了吧,让本风师来带你体验真正的飞行!”

师青玄又加快了速度,明仪不得已反手抓紧了风师的手臂。

等真到地上的时候,明仪觉得他现在才算体验了一把什么叫真正的腿软。旁边的师青玄神清气爽,风师扇自以为风流地扇个不停,“怎么样?明兄?爽不?哈哈哈哈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

……

被师青玄拉着游荡凡间,看遍大戏,吃遍大餐后,明仪终于撑着额头说,“风师大人,你还记得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吗?”

“记得啊。隔壁镇地震了嘛,我们去给他们重整下地脉。”

“那……”

“唉明兄我发现你真是个急性子,这种任务当然是夜深了去做最好嘛,又不容易被发现,第二天还会被说神仙显灵呢多威风!”

“……”明仪想说这我知道啊,我只是看你玩的太欢了,想提醒下你。但看师青玄一脸高兴的样子,明仪觉得还是保持沉默好了。

终于到了晚上,明仪和师青玄也来到了地震灾区,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损得太严重了。怪不得最近大规模祈福实在太多,灵文忙的都快转不过身了。

师青玄用扇子敲头,看上去十分头疼。明仪在旁边已经拿出了月牙铲准备开工。

师青玄看到明仪拿铲挖地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明兄你那法宝有趣得紧,比本风师的风师扇有趣多了哈哈哈哈。”说着,师青玄就想去试试那把铲子。

明仪经不住他死缠烂打便把铲子给他玩玩,师青玄举着铲子笑得像个三岁小儿,时而把铲子双手互换,时而把它转得起花,时而用来撬撬地,看起来不亦乐乎。

明仪忍不住想,这样的人是怎么飞升的……天界还真是什么都敢收。

“好了好了,干正事了。”明仪心里唤诀铲子便飞了回来,“地起!”

看起来声势浩大,然而明仪只是悄然遁入了地下。师青玄在明仪消失的地上踩了两脚,“明兄,明兄啊,你还在吗??”

“……在。地下我来处理,地上的你用风来整理一下。”

“好。”师青玄爽快答应。

“这样不方便,我们来交换下通灵口令吧,比较好说话。”

“好啊!我的通灵口令明兄你记好了啊!”

“嗯。”

“风师大人天纵奇才!风师大人风趣潇洒!风师大人善良正直!风师大人年方二八!”

“……”

“……还是你记我的通灵口令好了。”

两人边通灵边做事,除去师青玄总是念叨其他话题这个点,他们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

灵文给他们做任务的时间是三天,但他们今天就已经完成一半了。

早做完早交差,节省时间去调查。

明仪心里这么想着,却听见外面师青玄的声音大叫道:“明兄!明兄救我!!我要掉坑里了!”

声音近在咫尺,抬头一看就有一个大坑 来不及细想明仪赶紧冲过去势要接住师青玄,结果却看见师青玄周身清风,轻飘飘地降落在明仪面前。

明仪脸一黑。

师青玄却高兴极了:“明兄!你这么在乎我啊!你居然忘了我是风师,怎么可能随便摔倒呢!你看你还准备接住我呢!”

“明兄你面黑心善,十分仗义!决定了!你是本风师最好朋友!”

明仪眉角一跳,不知什么滋味漫上心头,只是快速否决道:“我不要你这样的朋友!”

师青玄不理他,自顾自道:“明兄今天我才见着你的时候觉得你可凶了!我还道是不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仇家。”

不知为什么,说起仇家,明仪脑中就浮现出了师无渡的脸,虽然还没有查清楚事情真相,但他相信师无渡一定和这件事有关。

师青玄见明仪沉默,忙打圆场道:“不会是仇家的啦!明兄人这么好,本风师也一向行侠仗义,怎么可能有仇?”

“……说的也是。”

今天的任务已经超额完成 ,师青玄和明仪决定打道回客栈。

走到一半时,忽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明仪决定顶着雨回去,反正不会病。旁边的师青玄却大惊失色,变出了把伞,将明仪拖进伞的庇佑,“明兄你真是太粗糙了!伞都不打。”

“都是神仙,为什么打伞?”

“来凡间行走之必备品,伞!明兄!你之前都是在过什么日子啊?都不会好好爱护自己吗??你看你,肩膀都湿了,再进来点。”

此时他们两已经走进了一道古巷,师青玄环着明仪的肩膀,两人撑伞并肩向前走,前方的道路被昏黄的灯光照耀着。

明仪忽然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明兄啊,我们明天干什么?”师青玄问。

明仪本是一个喜欢缜密计划的人,此刻却不由自主说道:“明天再说吧。”

明日复明日,明日更光明。

明日复明日,今日不再来。

起码现在,他们是并肩前行的。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