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渣渣写手。

【业渚】夏恋

新人,小学生文笔求原谅

可带bgm:夏恋-Otokaze

取名废不知道取啥就随便用bgm的名字了 应该不会有事吧(#゚Д゚)


=

        那只金鱼。


        赤羽业眯起眼,淡金色的眼仁中容括着灯火的璀璨斑点,一只金鱼浅淡的影子隐约在深处游弋而过。


        他握起鱼网。金鱼不急不缓,散开孔雀般的鱼尾,像是普通游水般地摆动着,连其它金鱼也被蒙骗了。赤羽业缓慢地勾起唇角,趁四下不注意,悄悄抛下鱼食。


        金鱼蜂拥而至,水面一时跳腾,而那只金鱼从刁钻的角度钻出,一吞一吐,水面只剩零星的几颗鱼食和破碎的光斑。


        赤羽业快速伸出鱼网,朝刚要没入水中的金鱼勾去,勾住了右鱼鳍,金鱼却从左边滴溜溜的滑开,渐渐消失在东边的一大群金鱼中。


        “啊啊,业同学居然输了呢,时间到了哟。”


        “是啊。”无趣地丢掉鱼网,赤羽业看着天上挂着的星子,撇撇嘴。


        还是没能抓到你呢。


-

        “咿呀,小渚,这把蓝色鸢尾花的折扇很适合今天的你!”茅野枫把折扇在潮田渚眼前开开合合,潮田渚只看见扇面上的鸢尾花消失,绽开,消失,绽开。


        “嗯,我看看。”潮田渚拿过折扇,扇骨是打磨细腻的湘妃竹材质,合起折扇,“叔叔,我要这把折扇。”


        “……叔叔那把芍药的折扇也能卖给我吗?”


        “唉唉?小渚要芍药的折扇做什么?”


        “好看,然后收藏。”接过芍药的折扇,潮田渚抚了抚扇面的那朵艳丽芍药,唇角抿出柔和的弧度。


        “芍药的话……我记得业同学的浴衣是芍药图案吧。”茅野枫摸着下巴。


        “唉唉!小渚你等等我!”


==

        “你说这个戴上去会不会有妖怪的感觉?”赤羽业把手中的赤般若面具翻来覆去地看,长长的犄角,尖尖的耳朵,赤色狰狞的面部,有一副好牙口。


        杉野友人眉毛拧在一起,“业同学你又要去吓人了?”


        赤羽业把钱扔给老板,戴上面具后靠近杉野友人,赤般若面具的鼻尖无限贴近杉野友人鼻尖,貌似温柔的声音在面具后响起,“生活多无趣你说是不是啊杉野同学?”


        “别靠近我!”杉野友人后退三步。


        嗤嗤的笑声闷闷的从面具下传出,像是真的赤般若的笑声。赤羽业摸摸面具,满意的转身,黑色浴衣上芍药的花纹是艳丽的红。


--

        “茅野同学小心蛀牙……”潮田渚惊讶于绿发少女怀中大堆的苹果糖,嘴中还塞着一个,好心提醒道。


        茅野枫吞下口中的苹果糖,在潮田渚没反应过来时从怀中拿出一个塞入对方的口中,“小渚,很好吃的!蛀牙什么的才不怕呢。”


        潮田渚差点被口水呛到,适应之后也觉得蛮好吃,只是无论如何看起来也是旁边的茅野枫觉得更好吃些,速度快得潮田渚无法理解。


        面具的质量越来越高了。


        对街那个人戴的赤般若的面具在灯火阑珊下显得格外真实,若不是此刻夏日祭气氛分外和谐,也许在阴森森的晚上会有点吓人。


        配上那红得滴血的芍药图案。


        好像看到了。


        潮田渚含住苹果糖,鼻尖沁满苹果糖甜腻的香气。


≡≡≡

        “渚君。”



        “嗯。”


        赤羽业撑着腮,淡金色的瞳仁看着对面潮田渚写作业的模样,可以说是满脸认真。


         “业君与其这样看着我倒不如教我做作业。”潮田渚把习题推到赤羽业面前,指了指最下面的一道题,“嗯,就是这道题。”


        赤羽业随意地瞟了一眼,目光又回到潮田渚身上,“这题的话只需要把这个拆开再套公式就好。”


         “……竟然可以这样。”


         潮田渚讶异地抬眸,正碰上赤羽业金色的瞳,里面是自己。


          “业君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


         “不。”赤羽业终于换个姿势,懒散地靠椅背上,“我只是想像渚君这样的除了杀老师应该很难抓到你吧,隐藏气息什么的作弊啊。”


        潮田渚想到上次训练,赤羽业唯独没有抓到自己,而自己其实一直跟在他附近,让赤羽业郁闷了好久。


        “其实,要抓到我不难。”潮田渚微笑,“只要我让你抓到。”


         “说了等于没说渚君其实很狡猾呢……”


* * * *

        珊瑚树茂密的枝叶下是蓝色的鸢尾花。


        “渚君,鸢尾花意外地很适合你。”赤羽业透过面具打量着潮田渚身着的蓝色鸢尾花浴衣,语气中有忍不住的欣喜。


        “业君也是。”


        苹果糖的香味从后方灯火连天的街市飘来,经过层层珊瑚叶,带着一股清香。


        “渚君怎么会在这里?”


        “我猜你也许会来这里。”


        “是吗……该赏。”赤发少年戴着面具的脸靠近树下的蓝发少年,在还有一寸之处停下,右手揭开面具,缓缓露出少年白皙的下颚,微红的唇,然后虔诚地吻上对面人。潮田渚从面具的眼空中看到赤羽业金色的瞳,在面具的阴影下亮闪闪的。


        潮田渚打开红色芍药的折扇挡在两人中间,轻轻闭上眼。


        珊瑚树上方的天空中炸开璀璨的烟花,和煦的晚风夹杂夏日祭甜蜜的气息包裹住亲吻的两人,远方屋檐上的风铃轻响。


        赤羽业品味着对方唇间的苹果糖的甜味,搂紧对方的肩。


        终于抓到你了。


*   *   *   *   *   *   *   *   *   *   *END*   *   *   *   *   *   *   *   *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