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渣渣写手。

【业渚】冬昧

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本来是想写温柔的业君的orz

文笔依然渣得不忍直视orz

这里新人阿梵达TUT


        深冬。


        这里是他们生活的城市的边缘。


        赤羽业撑着腮,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

泼墨的天空零星地悬了几颗星子,白皑皑的雪飘飘零零地落下,比市中心矮小许多的房子零散却规整地分布在街道上,屋顶已经铺上白色,地面也积了厚厚的雪。


        雪面上有串脚印,两个人的,还很新没有被雪覆盖,是他们来时的脚印。


        赤羽业的记忆流溯到了上午,潮田渚也是在这样白茫茫的雪景中匆匆跑来的,气喘吁吁的少年背后是长串的脚印,浅浅的,他喘着气说:“抱歉,业君,我来晚了。”


         脱下连衣帽的帽子,赤羽业笑了笑,却并不是平常的样子,“渚君来了就好。”


         潮田渚脸色有些绯红,大概是跑步的原因,“刚刚远远地看到业君,戴着连衣帽靠在墙边,差点没认出来。”


        “是不是很像漫画里的主角,有些颓败的气息。”赤羽业要戴上帽子展示,看到潮田渚蓝发上落了些雪,顿了顿,放下连衣帽,手挪了挪,又挪了挪,最后终于状似不经意地拂掉发丝上的落雪,然后回归往常,露出痞气又清爽的笑容。


        “走吧,去旅馆。”


        “业君订好了?”


        “当然。”


        回头看到蓝发少年缩回手的样子,刚刚似乎想搓搓手取暖之类的,赤羽业挑眉,“没戴手套?”


         “出门急,忘了……”


         “我又没催你。”


        潮田渚抱歉的样子让赤羽业想伸出的手堪堪缩回,撇撇嘴,转过身踢雪。


        窗外突然急促的风让赤羽业回过神来,他伸了个懒腰,余光瞥到躺在床上的潮田渚,这家伙刚来到旅馆就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还是赤羽业把他放进被子。


      

    

        街道上寒冷的风灌进赤羽业的脖子,似乎比早上冷多了,呼出一口白雾,欣赏它消失的样子。


        也许自己这次有些任性来着。


        赤羽业踢雪。


        拉上潮田渚要体验一下城市边缘的感觉结果自己最后真的付出了真实行动把他叫出来了这事的确是自己干的。


        走过冷清的街道,有时候身边会开过几辆车,赤羽业回眸,看见车灯刺眼的白光,恍惚想起自己打给潮田渚电话约他时对方犹豫了一下,才说:“好。”


        赤羽业拉了下头发,金色的瞳有些懊恼的神色,在看到前面药店里的灯光才暂时打散。


        跨进那家药店,赤羽业东看看西看看,半天没挑出个什么,店员小姐终于看不下去,来到赤羽业身旁,“同学请问你想要什么?”


        “嗯……那个,发烧的药。”


        “那拿这个吧,这种药效好,但有点贵。或者这种,价格便宜但见效慢,但肯定治得好。这种也行价格中等,如果……”


        “我要那种见效快最好的药。”


         “好的那就这种吧。”店员小姐帮他挑好扫描了下递给赤羽业,“记得温水服用。”


         “……我知道。”


         出了店门,又是冷风阵阵。


        赤羽业往旅店的方向走,在周围随意看看的时候看到了家中文书店。


        赤羽业想起前不久自己随便学了个汉字。


        昧。昏暗不明。欺瞒,隐瞒。


        大概自己对于渚君的欺瞒,就是……


        喜欢他这件事吧。


        赤羽业把药抛起又接住,抛起又接住。


        那渚君就算发着烧也要赴自己的约算不算喜欢呢?


        药抛得最高,稳稳接住。


        也许只是因为渚君太温柔了。赤羽业握住药盒的手紧了紧。


        

       

        潮田渚靠坐在床上,被子盖着腿,脸颊绯红。


        赤羽业关上门,“怎么不睡了?”


        “醒来的时候看你不在有点睡不着。”


        赤羽业在心里叹口气,渚君你不要说这种让人睡不着的话啊。


         “你发烧了吧,你才来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潮田渚眨了眨眼,“……嗯,并不是很高的烧。”


         赤羽业把药放到潮田渚面前,在他身边左下,“其实我还是挺会照顾人的。”


        潮田渚,“……”


        “业君我带了药的。”潮田渚看了看赤羽业买的药,是最贵那种。


        “……先吃我的,人家说药效最快。”


        “……好,好。”


        午夜的时候潮田渚打了个喷嚏,在旁边床上的赤羽业吓得开灯起来,蹦到潮田渚床上,倒水摸额头手忙脚乱。


       “业君太紧张了……”


       “其实我是可以照顾渚君的。”


       “我知道。”


        窗外是飞舞的白雪,黑暗中赤羽业的金瞳亮得璀璨,就像夜晚的星星。


         “业君你陪我睡吧。”


         “啊?”


         潮田渚往右边挪挪,拍拍空出的位子,“业君睡这。”


         “真的?”经过短暂的沉默,赤羽业缓过神来,声音调高了几度。


         “当然不许干坏事。”

  

         “嗯?”


         “……嗯,我知道的,那个,以前业君在我睡着的时候偷亲我来着。”


         “渚君你要相信我……”


         “……”


        夜晚的雪纷纷扬扬得掩盖了这个城市边缘的小镇,今天的夜晚,也很宁静。


*   *   *   *   *   *   *   *   *   * END*   *   *   *   *   *   *   *   *   *


评论(1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