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渣渣写手。

【149后有感而发 业渚真是太萌了(*/∇\*)看完后好激动。

自己私设的业君的心情 cp向 雷者慎】


—————————————————————————————

左肩有温热的呼吸,掠在耳畔有些痒,赤羽业恢复了懒散,望着澄蓝的天空,感觉一切都像春日里仰躺在草坪上那样自在惬意,却有些许不同。


他长吁出一口气,身上被潮田渚攻击的地方还有些痛,但他毕竟平日不经常打架斗殴,所以力气对于赤羽业来说还算轻。


被赤羽业丢掉的潮田渚的小刀插在地上,穿过几片落叶。赤羽业只感觉到潮田渚搂住,也许应该用勒住,勒住自己脖子的双臂并没有放松,还有越渐加深力气的趋势。他眨眨眼睛,认了一般地缓缓说:“我投降。”


“是我输了,渚。”


潮田渚还在不断抱紧他,口中还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赤羽业没听清。


乌间也及时喊停。胜利方的呼喊声在山林间清晰无比。


潮田渚没了力气,从赤羽业身上滑倒到地上。


无论他是不是本来可以在潮田渚背上插下一刀便可以赢,就算赢得不让人认同,但还是赢,赢和输的差距是永远无法跨越的,但他选择了输掉,让人认同的方式,毕竟他也在格斗上被打败。


作为对手,他心有不甘,但输得有理由。


但作为他自己,他心有无奈,输得完全没办法。


只有他明白,在严肃激烈的战门中,看到潮田渚丢掉小刀向自己扑来,以及感受到环抱上他时身体的温度,耳畔传来对方的呼吸时,自己本是万全戒备的心却在一瞬间空白了一下,于是被潮田渚狠狠扑倒在地上。


手臂三角绞。


他拿起小刀的手举起又放下,他有一瞬间的无力感。


放送下来,赤羽业在视野里的蓝天中看到了些回忆。


初一时还缩在在窗口长发的潮田渚,默默跟着自己眼中有点憧憬的潮田渚,能在使自己有危机感的潮田渚,递给他果汁时莞尔一笑的潮田渚,暗杀教室成立后毒蛇苏醒一般的潮田渚。


到底哪一个是绕开重重戒备悄悄蹲在他心里的潮田渚,他也不知道,也不知道他蹲了多久。


他只知道他会在无聊时脑中突然闪现出潮田渚弯起眉眼,嘴角上扬,水蓝的发被风扬起,然后朝他笑的样子。


这个潮田渚在他记忆里许久,他却不记得到底是什么时候的潮田渚,而潮田渚似乎每天都在笑。


他感到了危机,潮田渚那似乎藏得很深的可怕东西也在他身体里四处蹿,他想潮田渚真是厉害,能让他盯着这么久。


后来有天训练时潮田渚绊到了一颗小石子,然后一头栽在了赤羽业怀里,排山倒海的奇怪的感觉淹没赤羽业,直到潮田渚站稳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时赤羽业也没缓过来。


他们相互试探相互戒备,而赤羽业却在这场无声的战争中踩到了意想不到的地雷。


在这次拯救与杀戮的争夺中,他也输了。


林间有悦耳的鸟叫,风也从远方刮来,一切都像平日的午后,宁静和平。


赤羽业也如平日的午后一样开始调戏潮田渚,果然见他在战门中蹭红掉的脸带了怒意,眉毛也扬起来。


赤羽业得意地听他说自己为什么说话总是这么毒balabalabala……


潮田渚依然是怒气冲冲的脸,短小的双马尾安静的垂着,像是生气的小动物。


赤羽业觉得好玩,也不是没见过潮田渚生气,只是像这样生气但不是真的怒意的样子很少见。


赤羽业起身,“我说,我们差不多该直接称呼对方的名字了吧。打完架后我已经不想在你的名字后面加上一个同学了。”


“事到如今突然改称呼……那样也很奇怪吧。”他呆呆的。


太阳拨开云朵,阴暗从潮田渚身后渐渐褪开,然后洒到两人身上。赤羽向潮田渚伸出了手,“那你可以不改称呼,我自己改。”


“这样可以吗?渚。”


潮田渚呆呆地看着他,水蓝地瞳中有赤羽业的模样。


然后他笑了,赤羽业看见他搭上自己的手,手心有他的温度。


“……我知道了。那么,业。”


就像春天忽然到来,一切都好像开了花。


不过现在还不是春天,种子还在萌芽,然后到最好的时机,开出花来。


赤羽业握紧了潮田渚的手。


Fin.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