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渣渣写手。

周泽楷踹开了门。

一切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周泽楷想不通,平日里叶修推酒的嘴上功夫可是很不错的,今天居然被放倒了。

而且在周泽楷无奈被人缠着东说西说一会儿后,转眼叶修就不见了,没错,从那个时候开始,叶修就不见了。

这本是一场庆功宴,叶修带领的军队打败了长久以来这个国家未能战胜的对手,而且叶修还是个新上任的将领,这场庆功宴过后就是国王对叶修的爵位授予以及军功奖励。

叶修却不见了。

周泽楷问了很多人,都说没有见到叶修,宴会的主角不见了,居然没有什么动静。周泽楷忍不住将事情想得复杂。

新上任的将领赢了胜仗,受百姓欢迎,国王喜爱,却也招惹了许多顽固派的不爽。

正好,以前的将领称病没来晚宴。

于是周泽楷踹开了他家的门。

“王子殿下,叶修将士真的没有来我们这里。”原将领的夫人无奈地看着自家房门的破坏,丈夫又不再家,她不好当面表达内心的不快。

周泽楷找遍了这座府邸,没有叶修的身影。

浪费了十分钟。

周泽楷又在附近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

这个王国并不大,但找一个人却很困难。叶修消失的太安静,安静得诡异,通知国王的话难免打草惊蛇。

叶修消失前正在和一个妇人调笑,这是周泽楷见到的最后一个含叶修的画面。

周泽楷觉得真是见鬼,难道叶修被那个女人拐跑了?

他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有点乱。

他把他能想到的所有地方都找了个遍,也没有一点蛛丝马迹。这个国家谁这么有能力,转移一个人不需要一点风吹草动。

周泽楷想到了他的父王。

不排除这样的的可能性。

皇宫奢侈的金色在夜色中像神秘的纱帐,撩开便可见到许多不平常的事。

周泽楷决定先回自己的寝宫,拿出私藏的荒火和碎霜,以备不时之需。

在他推开房门的瞬间,他感受到了还有一人存在的气息。

那人呼吸很均匀,并没有什么紧张感,周泽楷将荒火握紧在背后。

叶修躺在他床上。

周泽楷看见了。

神经顿时放松,连带着身体有写疲惫感。他蹲在床边看着叶修的睡颜,长呼出一口气。

他唯一没想到的就是叶修来的是自己的房间,应该是他自己来的。

这算什么?

周泽楷正在想七想八,突然脖颈被缠住,他回过神来,叶修正搂着他的脖子挂着,眼神有点迷离,“王子殿下,你没有收到我让人给你的信么,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来,我都睡着了。”

说完嘴唇被咬了一口,周泽楷将他压回床上,及时行乐。

然后,周泽楷从冗长的梦中醒来。

做了一个小时的梦,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

让我们揉一把单恋的小周。

————————————————————————————

【小周对不起!】

【下次让老叶单恋你】

【哈哈哈哈哈】

【x】

【欢迎捉虫】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