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渣渣写手。

【包黄】有种别跑!

(三)
*
蓝雨_黄少天V:H市的景色的确很漂亮本剑圣今天第一次认真观赏,此市真是不枉本剑圣来一趟。[图片]

黄少天发完微博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带过来了带过来了你们快点来拿吧我可不想被粉丝发现……不吃不吃你们吃!……好快点过来,挂了!”

黄少天的爹妈说,他们出差回来,但工作必要的一份文件还在G市,工作还没有完全完成,所以希望黄少天能够带来。

啊,好任性的爸妈。

身不由己站在H市某棵树下苦苦等待的黄少天想。

“儿子!”黄少天正发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远处穿来,才一转头,黄少天就被黄妈妈搂入怀里。

“噢儿子好久不见我好想你啊!来让妈妈咪一个mua!”

在黄少天脸上亲了一大口。

黄少天使劲揉脸,声音不爽:“要是想我,那你多回来啊,天天和爸爸在外面跑,见面又说想我!”

“爸爸妈妈也是工作忙啊,少天最懂事了,等我们闲下来一定天天去你的俱乐部看你。”

“爸爸呢?”

“在那边,车里等我。”

黄少天顿时什么话都不想说了,他把背包里的文件塞给面前满脸歉意的母亲,“任务完成,我走了!”

“少天来跟爸妈一起吃顿饭啊!”黄妈妈对着黄少天离去的背影喊到,黄少天挥挥手,表示不用。

他订的是明天的机票,本来以为父母的工作不会这么忙的,虽然刚刚母亲让他一起吃饭,但肯定会耽搁他们,黄少天心里一清二楚。

想想还有那么长的时间,黄少天也不知道该干嘛。找叶修PK?什么你来到了H市这样的旅游胜地居然还要玩电脑?去逛景点?什么一个人要和谁聊天呢,独自欣赏景色这事队长才喜欢干?

……

黄少天决定逛一下荣耀的专卖店。

究竟绕过了几条街,黄少天也不知道,当他走进专卖店时,他才知道这大概是个错误的选择。

H市,毕竟不是蓝雨的天下。

说实话,看到里面全是嘉世的零丁一点的兴欣和其它战队的周边,蓝雨也不怎么多,黄少天内心还是不爽的。

在G市,基本是蓝雨的天下,还有妹子为了抢唯一的手办撕逼,如果是夜雨声烦的他就更高兴了。

黄少天戴上连衣帽进去一个店面比较大的店,看到一叶之秋的手办忍不住想划个升龙斩,被店主当做了可疑人物。

当他逛到唯一的兴欣周边,一整套的贴画,一个一个看过来,看到包子入侵的时候目光停顿了下。

不得不说,这个贴画包子入侵比较萌。嗯。

然后暗搓搓地买了。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黄少天才惊觉一件事,他没记路,简言之,迷路了。

蓝雨_黄少天V:这是哪我是谁!![图片]

上一刻黄少天还在为自己在荣耀专卖店里占位少而难过,下一刻黄少天就为剑圣粉的无处不在感到可怕。

H市的剑圣粉看到黄少天更的微博居然找来了。

“啊!你看是黄少天!微博是真的!”

众所周知如果有人在街上惊叫一声那么必然会引起人的注意,更何况那个时候,黄少天已经把连衣帽脱了。

“卧槽卧槽卧槽我为本剑圣的魅力感到折服但是我没点飞的技能啊卧槽!!”

“艹别追我了!”

黄少天发誓他从没有这么累过,作为一个宅男,即使是出名的宅男。

他感觉自己脚被磨破了,肉都快和鞋子粘在一起了,但还是得跑。

他跑进一个小巷,瞅见一个房与房间的空隙,想也不想就钻进去了。

看着最后一个狂奔的人从眼前消失,黄少天长呼出一口气。想到爸妈的工作繁忙,想到自己的迷路,想到被粉丝狂追,都有一种沉重的疲惫感。

这里是哪就更认不得了。

怎么回酒店啊,还去都没去过呢。

黄少天想看头上的星星,想理一下思绪,猝不及防嘴被人捂住,就像电视剧里那些奇怪的绑架一样。

*
黄少天头不能动,使劲把眼珠往右边捂住自己嘴的人斜,黑暗的小巷只能从巷顶的缝隙中透过来一点夜晚不算明亮的光线,从黄少天的视角只能看到对方线条清晰的耳廓以及耳垂上泛着幽幽寒光的耳钉。

黄少天刚想再抬一抬视线看清楚是谁,那人就出声了。

“狮子座别怕!我来救你了!”

妈的你救我能别把我嘴捂那么紧啊都要死了逃过了一劫居然要死这艹快放开!!!

黄少天唔唔唔地表示反抗,而包荣兴却捂得更紧了,“狮子座你乖一点我现在带你安全逃离别乱动啊。”

然后黄少天被罩进了黑暗里,黑暗中充满了麻辣烫的味道,嗯,麻辣烫。包荣兴将他的外套盖住黄少天的头暗搓搓地一步一步挪出去。

【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点毕竟本剑圣从不偷鸡摸狗一向作风磊落深得江湖豪杰的认同啊。】

当然这一内心OS包荣兴听不到。

黄少天被包荣兴强迫带到哪个地图黄少天自己心里都不清楚,他只觉得包荣兴不愧是个打架的力气真大他都反抗不了。

等包荣兴终于停下的时候他也送开了捂住黄少天的手,黄少天猛地掀开外套大口大口呼吸,特别想讲话。

他就像一个被拐卖的无知少年,当绑架犯终于撕掉遮掩的黑条时内心无比激动想要看清绑架犯的长相。

他抬眼看向“绑架犯”。

那个绑架犯身姿挺拔,脱掉外套后可以看到较他们来说健壮的手臂,凹凸分明的锁骨上是曲线流畅的脖颈,一张俊朗的脸庞,带着神采飞扬的笑容,他整个人就这样站在夜晚微凉的风中,月光投入他的眼睛,泛着摄人的光彩。

“狮子座我看到你的微博就来救你啦!没想到你被那么多人追仇家还挺多?不过没关系这里是我的地盘老大我完全可以保护你!”

黄少天斜他一眼,连说你吐屎的心情都没有跟包荣兴争辩是没有好结果的,他只想直白的表明他的欲望。

“我饿。”

*
黄少天没想到是这种结果。 

 

当一堆人互相叫嚣着围着一锅麻辣烫并且差点把筷子扔到他头上时,他只想马上逃离这个地方,包荣兴的谜之团伙他一点也不想参与。

 

“你怎么不吃呢?你不是饿吗是不是觉得不好吃啊?我觉得挺好吃的啊你尝尝这个……”包荣兴毫无自觉地给黄少天安利,黄少天连忙降低存在感,“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就行……”

他觉得碰上了包荣兴,他的话都少了很多,一是不想讲,二是不敢讲。

 

“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是我们团除了我以外最能干的打手,小五!这是经常给我递武器的家伙陈丰!这是……”

 

包荣兴眉飞色舞地开始给黄少天介绍,热情得好像迎新大会一样,而被他介绍的人也将目光转到黄少天身上,稍稍文雅一点的就会点头一下表示问好,而跟包荣兴一样脾性的家伙则会冲上去东搂西搂搂得黄少天莫名尴尬,平时和职业选手的聚会一般都是他最活跃,但到这时候他就会莫名的尴尬,只想跑,弄得包荣兴的朋友都一副逗趣的表情。

 

“哎这家伙好腼腆!老包你从哪弄来的!”

 

“哈哈哈哈哈是不是,我也觉得他跟我玩的游戏里性格都不一样,像个小白兔,我们老板最喜欢这种动物了哈哈哈哈……”

 

“包子我觉得那个荣耀好玩是好玩但我技术不够啊,你教教我呗!”

“好啊,不过我跟你们讲,狮子座可是很厉害的,他……”

 

黄少天只觉得很吵,莫名被拉入了一个与他完全不符合的场合,尤其是不知道从哪来的指示强迫他快点融入这个气氛,但他的主观意识非常不配合,一点也不想融入。

 

他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有订今天晚上的机票。

 

“哎包子我跟你讲你带来这个人我好眼熟啊好像在哪见过……”

 

“你肯定见过,狮子座可是游戏大神,虽然我并不懂为什么他是大神,我觉得还是老大厉害,但是狮子座经常出现在什么海报上,一开始我也觉得眼熟呢!”

 

“不对,不是……我觉得不是……”

 

“噢,他不是前几年包子说的媳妇吗,当时这两人晕晕乎乎的还以为是假的呢,后来问包子包子也说胡扯,怎么现在给带来了呢?”

 

“咦……你这么一说的确有点像……”

 

“卧槽不是吧,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们还记得?”

 

“对对对我也有印象,天哪包子你是来给我们介绍的吗?”

 

黄少天说不出来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好像什么心情都有然后全部涌上来被某种力量强压下后的沉闷的平静,他只知道如果对放给出一个不相称的答案的话,这份平静便会被打破。

 

黄少天注视着包荣兴。

 

包荣兴尴尬地挠头,“啊……为什么我不知道,我怎么不记得……你们说的真的假的。”

 

就像海洋上的浮冰破开,那些被压抑的苦涩黑暗的海水一拥而上将以往的风平浪静全部淹没,取而代之的是死一般的沉寂。

 

黄少天想抓抓衣服,又想掐一下穴来缓解一下从未有过的这种不适,但他什么也没做,他只是安静地微笑,然后站起来,“抱歉我有点累,我想先回酒店休息。”

 

背后鸦雀无声。

 

走出麻辣烫毯子暗黄的灯光后是街道上熙熙攘攘不认识的陌生人以及夜晚从江边吹来的寒冷的风。

 

黄少天想,自己忘性大,时常忘记带东西都是喻文州帮他善后,还有一些荣耀网游里的地图,有时候总是记混或者压根想不起来还有这个地方。

 

所以他明白。

 

他记不得的。

 

包荣兴记不得的。

——————————————————————————

【写得我自己尴尬症都犯了】

【好累】

【欢迎捉虫】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