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渣渣写手。

灯笼鬼观察日记

我是一只灯笼鬼。


我认为我是所有灯笼鬼里最优秀的,唉你说什么?你优秀?好吧好吧,那我是我们寮里最优秀的灯笼鬼,这样就没有意见了吧?


作为一个N卡,我热爱生活,热爱干架,虽然我并没有多少机会上场,但这并不影响我的热情啊!


咳咳不扯了,我来介绍下我们寮的情况。我们寮是个穷人寮,最大的原因是我们的阿妈她有收藏癖,别家寮的当家为了给自家式神变得更加强大,可以杀式神不眨眼,而我们阿妈好像对这个世界理解错了,她好像把这当成了集卡游戏?所有的N卡都保留了一张并且升了技能,而我,则是满技能的灯笼鬼。


我跟着阿妈还有一干SR甚至SSR上过战场,所以比同类灯笼鬼有更多的见识。


大佬们干架很精彩,所以我总是跳来跳去,以表内心的激动。


但是干架精彩归精彩,有时候我总觉得大佬的世界是不能理解的。


比如自家寮SSR青行灯总和白狼有那么点不可描述,而白狼又对源博雅又有点不可描述。再说上次突破结界,我舔了对面青行灯一下,对面的妖刀姬立刻把我砍死了。夭寿啦,SSR放三火大招砍死N卡,我总觉得这件事可以和我的同类炫耀到死。


我跟阿妈讲了我的烦恼,阿妈沉默了一番,正值盛夏,阿妈喝了口雪女亲手冻的冰水,深沉地说:“不同寮cp不一样。”


我理解为阿妈想说,一寮一世界。


所以我专心地观察自家寮,不管其它寮究竟cp乱成什么样。


但是我觉得我们这里也挺乱的。


因为阿妈的收集癖,咱们寮式神特别多,比如说平安世界众所周知最乱的一把关系中的主角鬼女红叶,就在咱们寮,阿妈还给她觉醒了,红艳艳的衣服,感觉比我的身体还红。她每天都看着晴明,一副痴迷的样子,我敢保证如果每天我的火会跳下一百下,那么中间有次九十五下她都在看晴明。


隔壁的欧洲寮,其中之一酒吞童子每天都会翻墙趴在墙头来看红叶,如果红叶没看晴明的话那还好,如果看了的话他就原地爆炸。隔壁寮虽说是欧洲寮,但寮主十分咸鱼,放着满地寿司让小纸人收拾,故而这个酒吞十分弱鸡,被红叶抬手就撩飞。当酒吞从墙上跌落的时候,我总会听见有人在用力呼喊,“吾友!我来救你!”


我曾经听闻酒吞童子是平安世界最强大的妖,但是为情所困,没想到困成这样。


每当这时,我就会听到阿妈说:“红叶,其实我觉得酒吞挺好的,茨木也不错,你啥时候给阿妈带回来啊?其中一个也好啊?”


我内心十分恐慌,我们的阿妈还算勤奋,每天都会带着鸟姑姑和其它式神去练级打觉醒打大蛇赚勾玉,所以酒吞或者茨木来了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变强,所以到时候大概我们寮,大概就会被所谓的SR,SSR的爱恨情仇而掀翻了吧?


兴,N卡苦,亡,N卡苦。


万幸红叶姐姐这时会一脸嫌弃,“哼,一个都不要来最好。”


阿妈留下了说不尽的辛酸泪。


且说我们寮唯一的SSR青行灯,由于那天我正被帚神拉着为了给它的扫地工作照明,所以阿妈召唤出青行灯的过程我是听山兔说的,据说阿妈那天身体有恙,胡画了个欧字,一盏青灯就从天而降,晃得她眼花,等慢悠悠地看过去的时候,阿妈傻了。


“卧槽!白狼和灯姐连抽!这就是欧洲大陆么!囡囡,快扶住我!”


山兔吭哧吭哧跑过去,扶住了站立不稳的阿妈。


所以,咱们寮,白狼是和青行灯一同出来的。


所以,她们经常被阿妈放在一起一同战斗。


所以,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式神擦出火花是情有可原的。


什么,你说白狼姐姐好像喜欢源博雅?风太大我听不清。


我只知道那天我看见了青行灯给白狼擦汗,而白狼给了源博雅一块手绢擦汗。


你说是青行灯单恋白狼?


那那天白狼给青行灯束发是什么情况?


N卡的我无法理解大佬的世界。


有人说我是一个胡思乱想的灯笼鬼,我觉得并不是,一切都是有事实考究的,究竟真相是如何我还会继续考究下去。


卧槽帚神我不帮你扫厕所,阿不!打光也不行!


什么,居然有人说我和帚神是cp!


我呸!那玩意儿每天在地上蹭我在天上飘,它配得起我么?


啊帚神你不要开大扫除啊我的火被吹灭了!


-------------------------------------------------------------------------------------------

【瞎几把写】

【我真的觉得战斗的时候灯姐和狼妹配一脸[.】

【有时间要撸篇灯姐和狼妹的】

【欢迎捉虫】

评论(5)

热度(28)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阿梵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