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渣渣写手。

灯笼鬼观察日记(二)

其实我们寮,最受宠的是山兔。


其实我真的很搞不懂阿妈在想什么,阿妈当初初来乍到不是很懂,除了三尾狐和雪女,她抽出的第一个式神是山兔,四星的。天生四星,阿妈当时可能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就觉得咿呀这只兔子真是太可爱了还会哼哼,于是就着重培养这只山兔。


天生四星,而且山兔没觉醒前不会跳舞,在初期的时候,你别说四星山兔套环真的挺疼的,阿妈每次都让山兔愉快的套环套环套环,组队的时候也套环套环套环。我真的非常担心阿妈会不会被别家阴阳师怼,万幸的是阿妈好像没被怼过,我是不是应该庆幸阿妈遇到的大佬都是好人?


觉醒以后阿妈开始给山兔升技能,阿妈很高兴,升的都是幸运套环。纵观整个平安世界,好像没有哪个阴阳师会去认真听取N卡的建议,所以我作为一个N卡,我是没有任何一个发言权的。


我就一路看着我们寮的小公举山兔宝宝,顺其自然的变成了一只战斗兔,忽略她过于娇小的身体,她浑身上下的气场堪比鸟姑姑。


有次她逮住我,小小的脸庞豪气万丈,“兄弟,跟老子我喝酒不?”


我和帚神傻了。


院子角落里的一只狸猫兴冲冲的跑了过来,“来来来我跟你喝!你今天想喝什么我都可以陪你哈哈哈哈我最爱酒了!”


她满口答应了,然后又十分酷炫地用眼神示意了我一下,我使劲摇头,那狸猫又说,“灯笼鬼有什么好喝酒的,山兔你小心它一喝下去它整个身体就点燃了那我们寮怎么办?还是和我狸猫喝酒最好了哈哈哈哈!”


山兔一脸爱卿说的有理,和狸猫高高兴兴喝酒去了。


我很愤怒!


虽然我是张N卡,但我也是一张有尊严的N卡,我豪气万丈的找阿妈说理,阿妈嗯嗯啊哦,然后手里拿着各种御魂,深沉地思索,“我是给囡囡装破势好呢还是网切好呢?”


在读我日记的朋友们啊,如果我再长得人性化一点,你们一定可以见到我一脸崩溃的样子。


我说,“其实招财猫和火灵不错。”


“是吗,我看看是什么属性啊。”阿妈翻翻找找,找到了我所说的两个御魂,“四件套都是获得鬼火的,两件套的话防御加成和效果命中??不对不对我的兔兔是干架的不干这种辅助的事,我记得有个御魂是阴摩罗吧好像是击杀单位获得三点鬼火啥的,哦哦哦,还是攻击加成,好好好就给囡囡安这个,谢谢你啊给我建议。”


“……不谢。”


阿妈合上门后,我心里想,我们寮,吃枣药丸。


我作为一个N卡,纵然无法恣意驰骋于战场,销魂于热血沸腾的战斗,但我仍然希望我的寮变强大,尽管有一天我会被当成狗粮,我也会作为强大式神力量的一部分,安心地看着我的寮逐步腾飞。


也许是那天我有点感性,我找帚神倾诉了一番忠肠,那黑大头居然说,“你想多了,每个式神不一定只有一个用处。”


“如果好好养成,总会成功的。”


我看着帚神,认真的听他讲,我觉得他今天突然智商上线了,也许可以排解我的忧虑。


“就像你不是只有照明一个用处。”


我心里一暖,觉着这帚神并非我想的这么一无是处,就又听他道:“你还可以为别人结婚的时候当喜灯作为装饰。”


在读我日记的朋友们啊,我没有什么时候比在这个时候想成为一个SSR,这样的话我可以一招就把这个非洲黑大头打爆。


过了些日子,其实我觉得帚神说的挺对的,就像有的时候对面看到我们有个兔子,做好了完全的准备防止它跳舞,没想到人家一个套环就把你打了残血,防御低又血薄的话可能直接归西了。还有各种急冻鸟冰冻狗之类的,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做不到。


可是不知道哪一天,阿妈可能被对面的高速兔子打怕了,回寮后跟自家兔子商量,“那个,囡囡啊,阿妈想让你也像今天对面的兔子一样,跑的飞快,可以吗?”


山兔小公举撅嘴,“不,我喜欢打架!”


“囡囡啊……”


“呜呜呜阿妈不爱我了呜哇哇哇……”


山兔骑着山蛙跑了,跑的飞快。


阿妈揉着额头很是头疼。


正逢山兔快满级了,阿妈手里又没有升五星的狗粮,这时寮里又出了白狼和青行灯。


我觉得山兔,吃枣药丸。


正如我想的,阿妈把山兔还有另外一个满级的式神换下了场,开始练白狼和青行灯。虽然我对于不可描述的白狼与青行灯之间的关系很是费神,但更费神的是每天闲在家里的山兔。


自从阿妈不让她上场以后,开始她还没觉得什么不对,后来发现了不对劲以后,便成日与狸猫厮混,每天喝的烂醉如泥,在她去隔壁寮串门的时候,我还能听到她和酒吞互相酒后吐真言。


“呜呜呜阿妈不爱我了我好难过……”


“你这样算什么,红叶从来没有爱过我……我们再喝……”


有天她喝醉酒回来,她小脸酡红,趴在山蛙头上,耳朵无力的抖动着,看到我她像逮到了一个可以讲话的人一般激动,“灯笼鬼,你听我讲讲呗……”


她连老子都不用了,看来是真的很难过。


“……在阿妈把我召唤出来前,我的同类就跟我讲,人类不是个好东西,她们会为了追求力量牺牲一切……”


“强大没有错,只是活该我们山兔一族生来就是R卡,她还说我是四星,千万不要成为式神……”


“……我以前只是和朋友在山里赛跑,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山里出现了召唤阵,我跑的太急就掉进了召唤阵……”


“阿妈一开始对我真的很好啊……我还和朋友炫耀过……现在的话,你说,灯笼鬼,我什么时候会被炼给青行灯或者姑获鸟或者……”


她突然没有讲下去,我想她是不敢再讲了吧。这样的命运真的很惨。


这时,刚好阿妈带着一干式神打觉醒回来,今天青行灯觉醒了。我看到她端坐在那柄长灯上,原本就很美丽的衣服现在更加华丽了,觉醒以后的她更加高不可攀的样子,那柄长灯在黑暗中散发着点点星火,不抢眼,但是很夺目。


我再看看我身上的火苗,很鲜艳,但是是一张N卡所散发出来的光芒,与SSR的即使是一点微光,也毫无可比之处。


庭院理突然起了风,吹灭了我的火苗,山兔捂着耳朵抖得厉害。


这天我在对人类的评价上写了一句,生性凉薄,不可捉摸。


日子一天天过去,让我觉得万幸的是山兔并没有要被喂掉的迹象,尽管阿妈任然没有让她上场。


直到有一天,阿妈一口气带了三个黑蛋回来,看得一干式神眼馋,青行灯玩着手指,毫不在意的样子。


阿妈拎着三个黑蛋,递给了山兔,“囡囡,阿妈记得你好像技能是334,快吃了黑蛋一飞冲天吧!”


这一幕真是非常戏剧化,就像那什么冷宫弃妃突然又受宠了一样。


山兔眼睛水汪汪的,嘴一扁,就要哭了,边哭边从山蛙身上跳下来,扑进阿妈怀里,“呜哇哇阿妈我以后再也不敢闹了我练跑步一定会跑的飞快阿妈最好了呜呜呜……”


阿妈拍着山兔的背,笑着,“你想练阿妈很高兴,只是你不要怪阿妈刷不出速度御魂,那个东西,真的十分难刷啊……”


我看到青行灯笑了一下,对着这个场景。


庭院里的树落下纷纷花瓣。


这天我在对人类评价上写了句,然世间仍存在温柔的人类。


后面的日子里都是,


阿妈你刷出五星狗粮了吗?阿妈你刷到速度御魂了吗?


阿妈你会不会要把兔兔和那些N卡喂了?


阿妈哭着跑了,“呜呜呜再问我就真的把你们喂了……”


我觉得我们寮,吃枣药丸。

--------------------------------------------------------------------------------------------

【兔兔是我第一亲囡囡】

【我在初期还是个纯新的时候干了不少傻事,真的很傻……】

【第一个等级满级技能满级的也是天生四星的兔兔】

【努力肝五星】

【今天刷出速度御魂了吗?周四针女日刷出暴击针女了吗?】

【没有。】

【说不尽的辛酸泪】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