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渣渣写手。

【狗崽】同居三十题(三)

11替对方挑衣服
“其实我觉得这件很适合你。”妖狐拿着件衣服对着大天狗比划,模样很是认真,大天狗倒是不在乎,任由妖狐挑选。

店员在旁边提建议,“白色会显胖,先生您可以挑我们新进的款式,比较适合这位……”

“他不胖。”店员还没说完,妖狐就打断他,仍然是一幅认真思索的样子。店员干脆不讲话了。

妖狐突然想起来什么,“哦对了你再说说这个宴会有些什么人参加?”

“都是些挺重要的人。”大天狗目光落在妖狐长俏的睫毛上,随意地答。

妖狐闻言把衣服又翻来覆去地查看,“那我觉得这件显得你气质有点飘,我给你挑件庄重的,待在这别动我去给你找找。”

大天狗倒是无所谓,在妖狐和店员相互谈论的期间,他倒是悠闲地看风景,当目光飘到某一家店时,大天狗原本仿佛目空无物的眼睛突然有了异样的光彩。

妖狐跟店员商量再三,决定挑一件庄重成熟却仍能显露出大天狗出尘气质的衣服,店员跟妖狐瞎侃了半晌,口干舌燥在一旁喝水。

妖狐眼睛亮晶晶的,献宝似的给大天狗看新挑的衣服,“你看你看,我觉得这件很好看啊,更适合你。”

安利了半晌妖狐发现大天狗不为所动,一直看着某处,心里好奇便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

……

“你别打这主意,我不会穿女仆装的!”妖狐脸噌红。

大天狗沉吟了一会儿,然后缓缓道:“你不穿我也不穿这件。”

妖狐完败。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大天狗此时比往常更加沉默,妖狐却没发现,和扑腾上来的萨摩耶玩耍,萨摩耶不时还用舌头去舔妖狐的脸。

作茧自缚。大天狗心想。

这只萨摩耶是大天狗送妖狐的,平日他工作时妖狐就一人在家,有天回家看到他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手里握着遥控,电视还开着,他忽然觉得这段时光妖狐可能很寂寞,妖狐平日很活泼,干脆买一只宠物给他作伴。

妖狐很开心。

大天狗有点郁闷,不止今天,从那只萨摩耶和妖狐熟了后便会在他与妖狐亲昵时冲进来搅局,自己吻过的脸庞又被萨摩耶舔了一遍,今天更过分,他还没吻到便被萨摩耶舔了个遍。

总觉得有哪里不能接受。

跟狗计较,与狗分食?

大天狗决定采取政策,“妖狐……”

“嗯……别舔我好痒哈哈……别闹,嗯你说什么?我知道你困了对吧,快睡吧,小萨摩你也快睡吧,乖乖……”

萨摩耶心满意足地就地睡了,妖狐还替他掖好被角,这才替大天狗也整理整理被子,左拥右抱地睡了。

大天狗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13一方卧病在床

大天狗回来的时候家里一片漆黑,他寻着开关把它按开,妖狐不在客厅里,卧房也不在,到处都不在,萨摩耶倒是跑来跑去的。

大天狗找了一圈一无所获,正迷惑时突然看到茶几上一张字条:饭在冰箱里,你回来热一下就可以吃,先吃饭在弄别的,我去趟医院一会儿就回来。

这个笨蛋。

快捷拨号很方便,一个电话就过去了,接通后那边没有说话,大天狗先开了口:“在哪?”

“萤草那。”

倒是没有推脱,大天狗很满意。

大天狗找到的时候萤草正在给妖狐拔吊针,边拔边有些恶狠狠地道:“怕疼还开窗睡觉不盖被子,还接连好几天?”

“小生热嘛……”

“哦,热?”原本以为会是萤草的调侃话语却是另一个声音发出的,妖狐有些心虚,“咳……萤草我睡了。”

萤草的大眼睛很是能看场合,她笑笑把病房腾给二人。

妖狐很心虚十分心虚,并且一边在心里咒骂萤草不义气,当年不就是调戏过她么,现在要这样为难自己?太不厚道了!

妖狐正七想八想之间,大天狗已经坐到床沿边,柔软的床铺凹陷下去,妖狐心也跟着一跳。

妖狐用被子蒙住头,大天狗一点动静都没有,妖狐又小心翼翼地扒下被子露出一双眼睛,刚好撞上大天狗幽深似海的眼神。

“跟我回去。”

“……我还是在这打针吧。”

“开窗不盖被子打针?”

“不会……”

大天狗蓦地叹口气,说:“你放心,我可以照顾好你,也可以照顾好自己。”

以前都是妖狐照顾他,现在换做他来试试吧。

14、午睡
妖狐病好了以后,某天他突发奇想,想去给大天狗送中午饭。

生病这些天他还是有些愧疚的,大天狗请了假来照顾他,耽误了他好几天工作。

妖狐提着饭在公司门口踌躇来踌躇去,一直在烦恼会不会打扰到他工作会不会影响他的心情。

守门的独眼小僧看不下去了,他开口询问,“这位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被当做变态了。

妖狐凄惨地想。

“门口谁呢原来是妖狐啊!是来看大天狗的吗肯定是!”一声朗笑,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是旧友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的突然登场吓到了独眼小僧,独眼小僧连忙让出一条道给茨木童子,茨木童子大步向前搂住了妖狐,“别害怕啊妖狐你是不是找不到去的路,来我带你过去!”

后面叽里呱啦说了些什么独眼小僧也不清楚,二人已经走远。

“大天狗这家伙喜欢清静些,他的办公室在走廊尽头。大天狗你看我给你带谁来了……”茨木童子边说边推开门,妖狐眼尖的嘘了声,“嘘,他睡着了。”

大天狗右手撑额,像是学生时代打瞌睡的样子,但大天狗不愧是大天狗,打瞌睡也四平八稳的。

茨木童子识趣地将空间留给二人。

妖狐轻轻地把午饭放在桌上,又很轻很轻地拉了张凳子坐在大天狗身旁。

午后的阳光斜射进来,很是偏爱地在大天狗的脸上打了层光,大天狗看起来很是安详。

妖狐舒服地趴在桌上,像猫儿一样蜷着,在这个有些美好的时刻陪大天狗一同小憩。

15、帮对方吹头发
某天午后,妖狐洗完头发就开始看新到的杂志。

妖狐的头发还湿答答的,水滴顺着发尖渐渐滴落,弄湿了衣服领口,随着时间的推移,连背后衣领下的一片也弄湿了,可以清晰地看到白皙的脊肉。

想起前阵子妖狐生病,大天狗抽走了妖狐手中的杂志,

“先吹头发。”

“可是这期杂志很精彩,我想先看”

“边吹边看。”

“那怎么看,书页会乱翻的。”

“我帮你吹。”

“……”

吹风机嗡嗡的声音萦绕在耳畔,妖狐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杂志上了。

大天狗捋着一缕发吹干,目光专注。

他想起了学生时代的妖狐,最爱做的动作便是用手指绕着一缕头发,然后笑眯眯地跟他讲话,那时候妖狐的头发不像现在那么长,有一股神采飞扬的少年气息。

很是动人。

大天狗如是评价。

时间慢慢流逝,妖狐感到头发变得干燥柔顺,他想问你还要吹多久,吹风机便停了。

大天狗从背后抱住妖狐的肩,探头舔妖狐有些发红的耳垂。

“你的头发真美。”

不知道妖狐听懂言外之意没,大天狗将怀中之人按倒在沙发上。

———————————————————————
【努力地填坑中】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