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渣渣写手。

【狗崽】同居三十题(四)

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那只萨摩耶越来越过分了。

大天狗看着妖狐刚进浴室的背影这么想。

萨摩耶和妖狐打闹,弄得妖狐一身狗毛,妖狐要上床睡觉时被大天狗嫌弃地撵去了浴室,萨摩耶则被关去了阳台。

“它会冷的。”妖狐反抗。

“我关窗了,更何况他的毛不是长着看的。”大天狗一票否决。

妖狐心不甘情不愿的进了浴室,大天狗捧着电脑躺到床上,完善着工作计划。

他脑子里盘算着怎样能让工作环节环环相扣不出差错又提高效率,手里飞快地敲着,改改删删的。

还有工作与日常的衔接,如何高效完成工作,多点时间能够回家陪伴妖狐。(让那只狗少点时间占着妖狐不放。)

他正思绪万千中妖狐已经洗好了来到房间,妖狐用毛巾搓着头发,“还在工作吗?”

大天狗抬头。

如果说妖狐的打断是让他思绪停止的话,那么现在看见的景象则是让他的脑子里直接糊满浆糊。

洗完澡后妖狐本就白皙的皮肤像是又渗了层水,皮肤宛若有了透明感。还在潮湿的发凌乱地披散着,为妖狐的脸庞增加了几分朦胧,因为搓动头发的动作水滴如珠玉般掉落,又划过那曲线柔美的脸颊,划过尖削的下巴,脖颈,锁骨,最后慢慢在浴衣领露出的胸膛上留下一道水痕,落入腹部消失不见。

而妖狐看他的眼神也像蒙了层氤氲水雾,在夜晚暧昧的灯光中波光粼粼的。

大天狗觉得自己喉咙里烧起了一团火,他声音低哑,“过来。”

这个人是自己的。

不可改变,不可抗拒。

从同居以后灵魂更是纠缠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开。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已经入冬了。

妖狐又给大天狗把围巾整理一遍,这才手牵手踏上去目的地的路。

大天狗的手一向很冰,而妖狐的则是暖的,所以妖狐紧紧握着他的手不松开,大天狗也任由他拉着。

大天狗是个随便的人,直到今天妖狐说是在一起三周年了,他才恍惚想起似乎是这样子,他不在乎这些细节,他只在乎和妖狐在一起,可妖狐好像就喜欢在乎这些细节。

于是乎,妖狐说是要去大天狗跟他告白的地方回忆下青春。

回忆什么青春你又不老。

大天狗想这样说,但看到妖狐因期盼而亮闪闪的眼睛,他又把话憋回去了。

他还记得自己似乎是在初雪的日子跟他告白的,临近圣诞,路边的树也开始慢慢装饰,他告白那天树还没有装饰完成,零零星星的在他看来有些丑陋。

妖狐就走在他前面,这时候开始飘起细雪,像是缓慢坠落的白色星星,妖狐因为这雪的到来开始兴奋,他用手去接了一片雪,开心地跟大天狗道:“你看你看,这个雪多么美丽,我啊最喜欢美丽之物了。”

路灯的灯光有些昏暗,妖狐整个人在灯光下显得非常柔和,又还在欢笑,这些年来缺乏审美情趣的大天狗忽然觉得这一刻很美。

他是突然心动的,本不该挑在这个没什么意义的日子。

他说,“我喜欢你。”

细雪飘落,和三年前的景象重叠。

妖狐有些感慨,那时候他们的关系互相都心照不宣没有点破,大天狗点破那一刻他是怔愣的。

走到那颗树下时,妖狐发现这棵树的装饰又变了,他想跟大天狗说,大天狗这时突然说话。

“我爱你。”

妖狐还没有做好准备就承接了这个大招,他一时有些头晕目眩,大天狗把他用入怀中,微凉的脖颈与妖狐温热的肌肤相贴。

“十年,二十年,一辈子,都如此。”

 

18、接对方回家
大天狗这次出差去的有点久。

虽然每日有萨摩耶做伴,但性质还是很不一样的。

昨晚微信上大天狗说他会在明天早上十点下飞机。

妖狐回复:我去接你呀。

妖狐从衣柜里挑了一件大衣,冬天了,要穿多一点。又拿了个暖宝宝,大天狗的手一向很冰。要出门的时候妖狐想了想,又装了点水在保温杯里带走,万一他口渴呢?

妖狐拖拖拉拉一大堆东西奔去机场。

大天狗远远地就看见他了。

身上挂着奇奇怪怪的东西,手里还提着保温杯。

肯定很重。

大天狗加快速度朝妖狐走去,妖狐也摇摇晃晃的奔来,他笑嘻嘻地,“来来,冷不冷,穿上衣服。坐那么久的飞机口渴了吗,喝水喝水,还是热的。”

大天狗突然穿上了大衣并且喝了口温热的水,手里还有个暖宝宝。

从远方带来的冰凉寒意褪去,他想有个恋人就是好啊。

 

19、离家出走
“……大天狗是吧,我弟他挺好的。”三尾拿着电话很是尴尬,一方面他的弟弟在一旁虎视眈眈,电话那旁大天狗也是沉静得害怕。

“没没没,他说他暂时还不想回来。”妖狐的原话是他一辈子都不想回来了。

“嗯,好,再见。”

三尾心惊胆战地挂断电话,呼了一口气后瞪妖狐,“你说你,自己不接电话,天天让我接,你信不信我把你撵出门?”

“哼,不管,他什么时候把它带回来,我才会回去。”

妖狐离家出走了。

起因是大天狗把家里的那只萨摩耶送给茨木了,在妖狐看来这跟撵它出门有什么区别?大天狗说茨木会好好照顾它的。

我呸。

茨木会照顾狗吗?不会。酒吞更不会。

妖狐软磨硬泡,大天狗都没有反应,终于有一天妖狐不能忍了,卷铺盖离家出走,离到她表姐三尾这里。

大天狗打电话给妖狐,妖狐不接,于是每天打给三尾,三尾甚是惶恐。

她想把妖狐掐死,当初出柜就够头疼了,现在还出走,出走就出走,为什么要摊上她?

大天狗也很头疼,跟妖狐同居久了,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现在突然没有他,感觉就算点再好吃的外卖都不合胃口,还有卧室里的床头一次发现怎么那么大?

强行带妖狐回来的话也没什么用,这家伙很不吃硬。

妖狐独自一人在床上翻来覆去,那口气反正就是咽不下。

于是两个别扭的人依然别扭着。


20、一个惊喜
妖狐和大天狗别扭了半个月,虽然妖狐很会做饭也会做家务,但是三尾就是想把她丢出家门。

看着不顺眼。

这天三尾依然想着如何三百六十招收拾妖狐,一边门铃就响了,三尾边呵斥妖狐边去开门,还没看清来人一只萨摩耶就冲进来,还撞到三尾的腿,三尾险些站立不稳。

萨摩耶在客厅里转了好几个圈,闻闻气味,猛地奔向靠阳台边的卧房,卧房里的妖狐先是被吓了一跳,接着就狂喜,抱住萨摩耶兴奋的揉了好几把。

三尾揉了揉揉额头,无奈地跟门外的大天狗对视了一眼,这两位的麻烦事终于要了结了。

大天狗往卧室的门瞥了一眼,“这些天谢谢姐姐的照顾。”

“没事没事,快进去吧。”三尾微笑让出一条道好让大天狗进去,她巴之不得这两位赶紧走。

大天狗倚着房门,看一人一狗闹腾,适时地开口,“闹够了吧,我把它从茨木那带回来了,惊喜么。”

妖狐抱着萨摩耶,着实有些尴尬,“……带回来就好,等我收拾收拾,跟你回去。”

大天狗扬眉,“你以为这么简单么?狗要在家可以,但睡觉的时候他必须在阳台,不准进房门。”

妖狐摸摸鼻子,他知道这是大天狗最大的让步了,反正萨摩耶还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三尾在门口翻白眼,她很后悔听他们的谈话内容,还不如睡个美容觉。

单身三尾表示很烦。

 

—————————————————————————————————————————

【日常傻白甜】

【欢迎捉虫】

【顺带无耻扩列啊,想扩的私戳我我们互相加企鹅一起玩耍哈哈哈哈(被打)】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