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渣渣写手。

【狗崽】同居三十题(六)(车)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其实大天狗喜欢做一件事,揪妖狐的头发,虽然这个行为很有幼稚的嫌疑,但大天狗觉得看妖狐红着脸炸毛是人生的一大乐趣,和完成难度极高的任务乐趣程度等同。

这天他又忍不住去揪妖狐的头发,妖狐正在做菜,他被大天狗揪得手一抖,反手用手肘重重的顶了一下某人。大天狗觉得有趣,双手穿过妖狐的腋下,左手环住妖狐的腰,右手轻轻挑了一下妖狐的下巴。

妖狐恼怒,这人的恶趣味真是十年如一日,趁大天狗还没有缩回手,妖狐恶狠狠地在他的手指上咬了一口。

还挺疼,大天狗想这小狐狸牙口挺好的。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大天狗将遮挡住妖狐后颈的长发扫到前面,露出了白皙的脖子,他宛若吸血鬼一般对着妖狐的脖颈咬了下去,没有咬破皮肉,但牙齿桎梏住脖子的感觉很清晰,妖狐不知道大天狗究竟触碰到了哪根筋,他全身都苏麻了。

妖狐终于找到个借口脱身,“锅……要糊了。”

大天狗闻言停住了动作,右手腾出来握住妖狐拿着锅铲的手,他在妖狐耳边吐息,“妖狐大人,要怎么做呢?教教我。”

妖狐手颤抖,“……翻一下。”

大天狗身体微微放松,妖狐狠下心来,重重地踩了在大天狗脚背上。这一脚踩地毫不留情,大天狗整个人都僵住了。

“不吃饭了?多大了?还打扰我做饭?”妖狐训斥大天狗,然后把大天狗逐出厨房。

27、穿错衣服
妖狐犯了一个低级错误。

他和大天狗都有一件白衬衫,还极为相似,昨天收衣服的时候,他把两件衣服放错了位置。今早出去买菜的时候,买菜的大妈眼神怪怪的,妖狐问怎么了,大妈说:“小伙子,你这衣服是不是不合身啊,看着好大。”

妖狐这才发觉身上的衬衫的确不合身,想清楚缘由后他一张脸边=变得通红,支支吾吾道:“的……的确是买大了。”

大妈朗笑,“哈哈这小伙子咋这么害羞呢,买大就买大呗,总比买小好。”

妖狐犹如晴天霹雳。

大天狗好像也……穿了白衬衫。

妖狐忐忑了一下午,晚上大天狗回来的时候他都没脸看了,他捂着脸道:“……哎哟,你真的穿着我的衣服过了一天吗。”

大天狗也很无奈,像青行灯阎魔那样眼尖的早就看出来了,还拐着弯笑他,穿了媳妇的衣服有没有觉得全身都很兴奋,控制不住自己啊。

大天狗想现在的女孩怎么都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妖狐还遮遮掩掩挺害羞的,怎么女孩子还这么大方。

不过经她们一说大天狗也觉得有些刺激,他深刻的检讨了一下自己,然后又接着刺激。

原来妖狐那么……瘦。

妖狐要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绝对会把大天狗逐出卧房。

28、一方受轻伤
大天狗正在思索着这次的策划,办公室里的座机就突然响起来,他以为是公司里的事,接起来也是公事的口气,“您好,这里是策划部,有什么事?”

“……姐,不要啦,他还在工作……”

“所以就要打办公室的座机啊,喂,是大天狗么?”大天狗诧异,居然是三尾狐,好像妖狐也和他在一起,“嗯,姐姐,有什么事吗?”

“唉……我这傻弟弟,他今天好像是打扫你们屋吧,可能是够不着,垫东西也不好好垫,擦酒柜的时候酒瓶翻下来,连带着他人也翻了,那酒瓶还砸到他的傻脑袋,现在躺医院呢。”

大天狗的心突然揪起来,妖狐的受伤过程被三尾狐轻描淡写的带过,他却异常揪心,“他伤得怎么样?”

三尾狐看了一眼妖狐,觉得他弟弟的眼光真不差,大天狗第一反应是担心他的伤有多重,勉强合格,她语气也放轻点了,“医生说是点轻伤。”

“萤草那?”

三尾狐愣了一下,“……惠比寿这里。”

“好,我马上过来。”说完电话就挂了,三尾瞅着正在嘟嘟嘟地手机,被大天狗的雷厉风行愣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这小子……”

妖狐头上缠着绷带,他有些埋怨,“姐,这样会打扰他的工作。”

三尾恨铁不成钢,“你说你,怎么越来越像个小媳妇了?以前你可是天上地下都管不住的。”

妖狐沉默。

“姐帮你试试他的真心,这个大黑脸姐帮你担了,你还怪我?”三尾冲过去揪妖狐耳朵,妖狐挣扎,“疼疼疼……姐……”

妖狐和三尾互相怼了一阵,或者说是三尾单方面怼妖狐,一言不合三尾正想动手,病房门就被打开了。

大天狗气喘吁吁的,近来就紧盯着妖狐绑着绷带的头。

三尾憋气。

还好她还没打下去。

29、意外的求婚

“你们慢慢聊啊,我去给你们买点水果。”三尾看气氛适时地跑路。

大天狗不发一言。

妖狐头上的绷带还缠到了右眼,于是妖狐现在只有左眼露着,眼神还很飘虚,“……我姐拿了我的手机,座机号码她就知道了,打扰你工作的话我也很抱歉。”

“还有呢?”

“啊?”妖狐没想到大天狗会有这么一问,语气还很可怕,他支支吾吾,“那瓶酒还是你最喜欢,现在渣都不剩了,我很抱歉。”

大天狗还是不说话。

妖狐有点不知所措,“地板有点磨损,其它没什么了……你放心,我会帮你重新买一瓶的……地板也……”

还没等妖狐说完,大天狗就已经来到妖狐的床边,他就这么看着妖狐,妖狐也说不出话了。

就在妖狐想打破这令人揪心的沉静时,大天狗做出了妖狐意想不到的动作,他单膝跪下,跪在妖狐床边,并且握住了妖狐一直紧揪着被子的右手,他目光幽深宛若星海,因为跪着的动作他仰视着妖狐,妖狐也俯视着大天狗,不知道为什么,妖狐有些心跳加速。

大天狗先是叹了口气,“我能察觉出来,你一直没有安全感。”

“从大学的时候跟你告白,约会,到同居,这三年的时光,你心中还是有些不安心。”

“就算我自认为做了很多安抚你心的事,可能没有达到你想要的程度,所以你一直不安心。”

“你顺从我,愿意褪去锋芒,甘愿在家里处理内务,有时候我在想,大学那个你和现在这个你是不是一个人。”

妖狐有些慌乱,“我……”

大天狗没有理会他的解释,继续说:“我在公司里,看着酒吞和茨木,茨木不像你,他愿意和酒吞一起,他还是和大学时候一样,还是那个张扬的茨木。就算他们的日常生活很混乱,叫外卖,不洗衣服之类的,但他们依然很开心。”

“你尽心尽力打理着家里,我想尊重你的选择,就算你哪一天突然想出来,我们又过上叫外卖的生活,我也会尊重你,因为这是你的选择。”

“但我今天发现这错了,来的路上我想了很久怎样能让你完全放心,最后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妖狐的另一只手紧紧拽住了床单。

大天狗握着妖狐的手抬到唇边,虔诚地亲吻,然后在妖狐的无名指上套上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戒指。

妖狐听到他说,

“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不是我想和你结婚,是我要和你结婚。没有选择的余地,就算以后万劫不复大天狗也为自己断绝了退缩的后路,他觉得妖狐每次都令他猝不及防,告白的时候是突然心动的,很仓促,没有做好准备,而这次求婚更加仓促。

万幸妖狐每次都不辜负他的期望。

冬日的阳光异常温暖,好像在一瞬间将所有的阴霾散尽了,迷茫的人类终于找到了回家的归途,妖狐不知道为什么,流下了眼泪,连绷带下的右眼也是,混着一丝血迹,划过脸庞低落在洁白的被单上。

“好。”

他听到自己说。

三尾听到了所有,她如释重负地靠在墙壁上,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下了。

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得到幸福。

这些年她的祈求老天终于听到了。

30.滚床单

http://同居三十题(车)

———————————————————————
【乐乎不能发车,只能委屈大家戳链接看我微博里发的图了QAQ】

【手机发链接好麻烦】

【同居三十题完结了,我有个狗崽谈恋爱的脑洞,等我构思一下】

【欢迎捉虫】

【想扩列的亲们私戳我啊(๑>؂<๑)】

评论(8)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