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渣渣写手。

【狗崽】风(一)

“三个勾玉,不能再多了。”妖狐掂着一盒胭脂不断把玩,语气没商量,小爷就这个价爱卖不卖。

摊铺老板无奈,“客官可是为难做小本生意的人啊,这这这三文一盒,我还要养家糊口呢。”

妖狐嫌弃地翻弄着胭脂,“就这成色,连藕粉都不如,还要十个勾玉,老板你也太黑心了,三个勾玉我估摸着还让你赚了两个呢,就三勾不讲价。”

老板看人耍无赖,也怒起来,“你这狐妖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呢?你信不信我今天……”

妖狐眼神示意一旁的大天狗,大天狗翻出十个勾玉放在老板面前,妖狐眼睛都瞪圆了,“我说三个勾玉,你没听见吗?给十个做什么,你……”

妖狐还没说完大天狗转身就走了,步子还挺快,妖狐咬咬牙,“这人真是不懂人间凡尘……算是便宜你这黑心老板了!”

老板心满意足将十个勾玉揽入存钱袋,对着妖狐的背影啐了一口,“呸!狐妖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大天狗听到背后妖狐追来的声音,边追还边喊,“你这不知道哪里来的天上仙,说十个就十个,人类狡诈啊你真是不懂,唉你慢点啊等等我!好歹小生是你的救命恩人!”

大天狗心想这是哪门子的救命恩人,他停住脚步,妖狐就一头撞上来,险些把脸上的面具撞飞,妖狐整了整面具,大天狗看他翻动嘴皮子说,“小生救过你一命,你应当报恩,你不报恩就算了,还不听我小生的话,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厚道!”等妖狐滔滔不绝完,大天狗才开口,声音冷漠,“我要赶路,别捣乱。”

再走几步就出了小镇,大天狗展翅要飞,妖狐连忙使出风气腾起来并死拽着大天狗的腰身,倒是同大天狗飞了起来,姿势却尴尬。
  
大天狗甚无语。
  
妖狐是三天前他在觉醒塔里遇见的,那时候刚打完雷麒麟取到了天雷鼓,达到目的大天狗准备离去,没想到那雷麒麟还有些气力,准备偷袭大天狗,妖狐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大喝一声,“小心。”一个突突化去了雷麒麟的偷袭。
  
尾巴和耳朵暴露了他狐妖的身份,而面具却遮挡住了他的容貌,虽然有些疑惑但大天狗忙着赶路不想去多想,道了声多谢准备走人,妖狐却拦去他的去路,“阁下是要去哪里?”
  
大天狗心里防备,但是这妖狐明显实力远弱于他,他想着应该不会出什么蛾子,就应了,“平安京。”
  
虽然戴着面具,大天狗却能感受到他的眼睛在发亮,“好巧,阁下与小生顺路,不如我们做个伴吧。”
  
大天狗想拒绝,妖狐又道:“而且小生刚刚救了你一命。”  

没有你我也不会被伤到,大天狗心想。
  
“知恩图报,用人类的话来讲就是义。”
  
听到义这个字,大天狗沉默。
  
就是这个沉默被妖狐当做了默认,从此大天狗就被妖狐这个膏药缠上了,他数次想妖狐是不是被谁派来阻挠他的人,但一路上妖狐只是喜欢到处玩乐,并没有做出阻止前进的事,大天狗就暂且不表,到了平安京分道扬镳也就相安无事。
  
所以要快点赶到平安京。
  
妖狐死抓着他的腰还不时哇哇大叫,很是影响大天狗的速度,大天狗索性把他拽上来,变成了横抱着他,这样飞得快点。

“别叫,别乱动。”
  
妖狐瞅了瞅云雾下人间山河,这摔下去怕是要残,他不安道:“你可别手抖啊……”
  
大天狗真想把他丢下去。
  
这一飞就飞了许久,妖狐感觉自己的脸都被风吹得要干了,眼看着天边月亮都要出来了,他忍不住道:“要不我们休息下吧,下面就是个小镇,我们留宿一宿吧。”  
  
大天狗没理他。
  
“大人,你们天狗的确更适合晚上,但是小生是狐狸,小生要休息。”
  
大天狗作势要把他扔下去,妖狐急忙抱住大天狗的脖子,“你要是敢丢,我就抱着不松手!把我丢下去,讲义气吗你?”  
  
大天狗又一次被义堵得说不出话。  
  
寻好宿屋的位置,大天狗带着妖狐降落到宿屋旁边的空地,凭空降落两个人还把路人吓了好一跳。妖狐从大天狗身上跳下来,直奔宿屋内,大天狗也跟进去。
  
宿屋的老板是个美妇,虽然不是妖狐好的水灵灵的少女,但也是个美人,妖狐整个妖都是软的,“姐姐,我们想住宿。”    
  
正拨弄算盘的美妇继续拨弄算盘,“一人五十勾,双人一百勾。”  
  
妖狐撑撑脸皮,自认风流地笑,“少点好吗姐姐,你看这是我花二十勾买的胭脂,很好用呢,姐姐不能通融下吗……”  

“不……”能还没开口,美妇就瞧见了大天狗,大天狗模样颇好,美妇立刻软下来改口道:“好好好,那五十勾双人吧,楼上请。”
  
等进了那五十勾的双人间,妖狐还是觉得被坑了。
  
房间倒是挺好,物件齐全,就是这床嘛……只有一席……虽然挺大的足够两人睡。
  
妖狐郁闷,大天狗也好不到哪去,直跑到窗边的桌坐下,泡茶品品看看风景。
  
妖狐正想问这床的事可怎么办,房门就被敲响了。
  
“客官麻烦开下门,我是来给你们送吃食的。”    
  
娇嫩嫩小姑娘的声音,妖狐被床搞萎靡的心情立刻又振奋了起来,他理理发才去开门,门口果然是一个水灵灵二八年华的姑娘。
    
小姑娘端着托盘,托盘上有些花生米之类的零食还有一壶酒,妖狐的心却全然都在小姑娘身上,妖狐就着端托盘的空当压住了小姑娘的手,他温柔道:“谢谢姑娘,小生看姑娘生得美丽,可否告知小生芳名?”
  
“彩……彩月。”小姑娘红着一张脸缩回手,妖狐看的心波荡漾,从怀里取出刚刚老板娘未收的胭脂递给彩月,“彩月姑娘,这是软玉膏,价值五十勾,抹上可让姑娘脸庞温香如玉,最适合彩月姑娘了。”
  
彩月接过胭脂,脸都要低得看不见了,支支吾吾地道了声谢,胭脂紧紧捂在胸口,红着脸跑了。    
  
妖狐心花怒放,倒了杯姑娘送来的小酒喝喝,这小酒就是一般的果酒,妖狐喝得甜蜜。
  
目睹了全程的大天狗不发一言,心中觉得这狐妖太无耻了,还价三勾的胭脂先是涨成二十勾,现在变成五十勾,还有了名字。狐妖狡诈,估计这只是个开端吧,他决定对妖狐加紧防备。
  
大天狗正端坐在窗边饮茶,窗外是那明晃晃的圆月,此时一阵风吹来,约莫是刮到什么盆栽花,携着一阵香风,吐进来几片月色的花瓣,正落在桌上的茶杯旁。
  
这一幕像极了一副画,大天狗就在画中央,宛若一株月下幽昙。
  
妖狐此时还在为刚才的小姑娘醺醺然,加上连饮几杯酒,即使是果酒亦令妖狐有些沉醉,连带着看大天狗都像渡了层仙气,他居然鬼迷心窍般地道:“大人您真好看。” 
           
  
———————————————————————
【忍不住手痒挖了个坑】

【是个小短篇吧估计……】

【欢迎捉虫】

【欢迎扩列,扩列的私戳我(๑>؂<๑)】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