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渣渣写手。

【狗崽】风(五)

妖狐近日很是苦恼,成为晴明的式神后就没有一天轻松过。

因为晴明所说的攻打反派的日子就要到了,得抓紧练习,而妖狐又是最后才来的,对他的的监督也格外的严。

一切都很不顺心,妖狐第一次知道在这里,他原来能二突那么多次,第一次知道,第一天负责接待他的小姑娘原来那么能打……

此时,他正被那个很能打的小姑娘拿着大锤,阿不,蒲公英威胁,“你要是再二突,你信不信我吸取你一下你就死了??”

妖狐连忙对着稻草人突了三次。

妖狐,“……”

当妖狐接受桃花妖的治愈时,他已经被萤草揍得鼻青脸肿的,他道:“还是桃花妖小姐姐温柔,萤草妹妹太可怕了。”

桃花妖笑笑不作答,为他施展花之馨息。

治愈完妖狐后,桃花叹了口气,妖狐连忙问,“为何叹气?”

桃花妖的眼里满是哀愁,“你不知,再过些时日就有一场恶战,到时我与樱、萤草妹妹、蝴蝶精妹妹、惠比寿爷爷要治疗多少伤患,有时候命消了即使我会复活他人也不肝保证每次都把人从阎魔殿拉回来。”

“到底我们的敌人是有多强大?”妖狐终于问出了这几日萦绕在心的问题。

“晴明大人的厉害妖狐先生是知道的吧?我知道的不多,听神乐说我们的敌人便是另一个晴明大人。”

妖狐听到此等稀罕事,耳朵都竖起来了。

桃花妖接着道:“神乐说好像是叫……黑晴明。”

……

这天晚上妖狐找上了晴明,开口就很是无耻,“现在解除式神契约还来得及吗?”

晴明笑,“晚了。”

妖狐此妖没有什么大志向,平生只想混个平安,游戏红尘,见识各种美丽的小姐姐,断然不会为了义气这种事丧命,他想再游说游说让清明放了他。

“我们的胜算还是挺大的,我虽然还没悟出黑晴明的计策是什么,但他终归还是势单力薄了点,你看我的式神不是很多吗?”

晴明喂了一颗定心丸给妖狐,又塞颗糖给妖狐,“我知道你只求保命,现在保命了,倘若你还能护卫平安京,这英雄的名头摆在那里不是更好吗?”

源博雅想晴明就是能说会道。

妖狐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到时候打起来能胜就留下,不胜的话半路跑人也好。

八百比丘尼看得出来妖狐的心思,但她占卜得出结果,这妖狐是绝对跑不了的。

三日后。

平安京里的平民们不断来找晴明,似乎平安京里到处是小妖,弄的平民颇为头疼,平民头疼,晴明也头疼。

妖狐在一旁吃果子乐得清闲。

这一趟晴明回来,神色染上了肃穆。源博雅唉声叹气,神乐长吁短叹,连八百比丘尼也是颓然的样子,妖狐奇道:“各位阴阳师大人,这是怎么了?”

晴明的折扇在手中敲了敲,“近日妖怪颇多,我查明了原因。”

晴明顿了顿,“黑晴明打开了阴界之门。”

妖狐手中的果子都掉了。

阴界之门,是那个阴界之门吗?

“小生走还来得及吗?”妖狐诚恳道。没有悬念,萤草狠狠给了他一蒲公英。

妖狐是被萤草拖去战场上的,彼时妖狐缩在晴明的宅子里混日子,始终不肯出来,今晚晴明又出去退治妖怪了,萤草死拖活拖把妖狐从清静地拖来。

萤草力大无穷,她揪着妖狐的领子,狠狠道:“你还做着你的逍遥梦,你看平安京变成什么样子了?”

妖狐一时被萤草摇得视线模糊,他虚弱道:“小生看,看,你能别摇了吗?”

待萤草停住动作,妖狐才看清周围是个什么模样。

平安京里已无万家灯火,四处都萧条破败,还有几个没了亲人的孩子在哇哇大哭。此时的平安京哪里还有妖狐记忆中繁华的样子,已然是一个人间炼狱。

萤草的话犹如一把刀子捅进他的心窝,“你不是一向叫着要逍遥红尘,现在红尘都没了,你还怎么逍遥?”

一线是正在退治妖怪的晴明一众,大批大批的妖怪不断涌来,车轮战是最耗体力的,晴明雪白的发已经有一缕被割断,他正施着,源博雅在一旁为他化解层层攻击,就在源博雅防备不慎时,有一道攻击就要落在晴明身上,源博雅暗叫不好,身边没有什么式神在,神乐和八百比丘尼去了另一边。源博雅满心焦虑。

一道紫色风刃化了那道攻击。

就在此时晴明的咒也念好了,他道:“快,攻击他们。”

源博雅释放着箭雨,最显眼的还是那一道接一道力度越来越狠的风刃。

妖狐故作风流地晃了晃他的折扇,“萤草姑娘,我们今日来比试谁杀的妖怪多。”

萤草一盯就倒一个,她挥挥手中的蒲公英,“谁怕谁啊?”

妖狐杀的痛快,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担当英雄的角色,常年混迹红尘晃着折扇勾引着姑娘,经常被所谓正义的阴阳师追杀小命都不得保,自认为护住小命便已知足,却不想在战场上厮杀也有别样风情。

任谁年少,都有一场英雄梦。

恶化的妖怪们不断被妖狐击退,妖狐心中十分快意,不由想到前几日那扫兴的大天狗,他的大义无非就是守护天下苍生维护秩序之类的东西,若是看到他此刻正在遵循他的大义站得酣畅淋漓英姿飒爽,不知会有何表情。

他想等着一站结束,他一定向大天狗说自己的英雄事迹。

越想越兴奋他又连突了几只妖怪。

源博雅在一旁瞧得惊奇,“妖狐今天是吃了什么什么不对的东西吗,怎么如此兴奋。”

妖狐不断突突,萤草不断吸取生花,简直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省了清明不少气力,他正欣慰着,忽然感受到一股极其庞大的妖气,不是众妖气所合那种强大,而是一人所有的纯净庞大的妖气。

天边刮来一阵阵冷风。

晴明深感不妙,大喊道:“妖狐萤草,快退来我的防护罩里。”

妖狐正高兴,听到晴明这后退的命令,又见晴明一脸防备目光紧锁在半空中,妖狐也抬头望去。

平安京这两日血光四溅,天上的云都带了些沉沉的红色,只有那悬挂着的明月依然皎洁,不受污浊浸染。一人在那明月下,寒风烈烈,雪白的狩衣飘扬着,还染了层月光,连带着背后那黑色的羽翼也宛若渡了层神明的光辉。

不知怎的妖狐想起了在宿屋那个晚上,高贵的天狗对月品茶,那飘渺的气质似是月中来。

空中那人羽翼伸展着,从阵阵狂风中稳如山岳,一步一步踏风而来。

他抬手,离弦之箭般的风劲破了晴明厚实的罩子,他孤高在上,唇微张,冷漠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众人耳畔,“挡吾大义者,死。”

妖狐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了,他听见源博雅不可置信地道:“大天狗?!”

——————————————————
【打黑晴明有私设】
【欢迎捉虫】
【欢迎扩列】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