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渣渣写手。

【黑白】花惜酒

开学前最后一发摸鱼

其实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小白,贤惠温柔hhh

微狗崽

————————————————————————————————————————

“弟弟……”鬼使黑倚着门,一幅疲惫的样子,巨大的镰刀就快拿不稳了。鬼使白见状赶忙接住镰刀,还没接稳,一个烂泥般的人又糊了上来,“好累哦……今天差点翻车……”

鬼使白调整身形以承受这非人的重量,他努力地腾开一只手去轻抚身上人的背脊,“辛苦了。想喝茶吗?还是想睡觉了?”

鬼使黑耸在鬼使白肩上的脑袋摇了摇,“抱一会儿……”

鬼使白依他抱了好一会儿,即使手都酸到没知觉了。

鬼使黑呼吸不太均匀,胸膛起伏不定,于是衣服里某样鼓出来的东西便触到了鬼使白的胸膛,鬼使白手抚上那处,“这是什么?”

鬼使黑很是拖沓地从鬼使白身上起来,从怀中掏出一株白色的花递给鬼使白,还带着他的体温,鬼使白拿着花道:“风信子?”

“其实是八百比丘尼说这花很漂亮,很符合弟弟的气质,可以送给你呢。”

鬼使白看着一脸老实相的鬼使黑颇为无奈,鬼使黑兄弟,你这么老实会让八百比丘尼大人失望的,一点浪漫感都没有。

将花找了个空闲的花瓶插好,又为鬼使黑好好整理了床铺,鬼使白拍拍被褥,“来睡觉吧,你这么累肯定也不想喝茶了,快睡吧,明天是周四,又该有你忙的了。”

鬼使黑相当不情愿地钻进被子,有处没盖好,鬼使白又替他掖好,鬼使黑盯着鬼使白的眼睛,“你就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鬼使白讶然,“要说什么?发生了什么吗?”

被子一扯盖住整张脸,鬼使黑声音闷闷的,“没什么。”

“别生气,捂着被子睡对身体不好。”鬼使白费了好大的口舌劲才让鬼使黑以正常姿态睡觉。整理了些杂事以后,鬼使白也钻进被窝,对面是鬼使黑均匀的呼吸。

黑暗中,白色的风信子在宛如一盏幽灯。

 

周四。寮里最忙碌的日子。鬼使黑照旧在鬼使白平淡的祝福中踏上刷针女的旅程。

“狗子这个羽刃暴风帅得没谱了!”观战席上妖狐激动得很,大天狗大招刚落整个人飘然落地,妖狐又是一阵调侃。

座敷打了个火,“嗤,这两真是烦死人了,成天不嫌腻歪。”

下一个就是鬼使黑,大天狗卷得还剩几个残血,便没用大招,一刀一刀收割。

其实鬼使黑还挺羡慕大天狗和妖狐的,自从青行灯把这两撮合在一起后,这两人每日都羡煞旁人,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要是弟弟有妖狐一半放得开该多好……

其实这个念头经常出现在鬼使黑脑中,自己的弟弟总是太含蓄,就说昨天吧,自己都累的要死他反应居然极其平淡。听说妖狐会主动给大天狗揉揉肩咋地咋地,总之从大天狗的微表情里鬼使黑可以看出他极其满意,怎么自己的弟弟就那么平淡呢……

好像连个喜欢都没说过吧?

座敷故意不给大天狗点火,大天狗只平A了一下。鬼使黑越想心中越不是滋味,大镰刀一甩,全部暴击,顺带慢慢收割。八百比丘尼极为震惊……这暴击率怎么那么惊人?好像咱们寮没有暴击破势这玩意儿吧??

接下来的过程中,鬼使黑的表现都快赶上SSR了。

针女倒是如常没出多少,出了个暴击反枕都快把八百气死了。

 

这天鬼使黑回来的时候,鬼使白发现了不对劲。

“你……喝酒了?”

巨大的镰刀倒在地上,随之而来的鬼使黑也学着镰刀倒下,把鬼使白扑倒在地,他脸颊热烫,贴着鬼使白的脖子磨蹭,看起来瞌睡沉沉的,“弟弟……”

“弟弟……”

“弟弟……”

鬼使黑不停地喃喃自语,鬼使白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他想难道鬼使黑今天越级挑大蛇被打得发晕了吗?

“弟弟……”

“在呢。”鬼使白轻拍着鬼使黑的头,轻声安慰着。

“弟弟……”

“嗯。”

“月白……”

这声叫出来以后,鬼使白怔愣住,后面无论鬼使黑怎么说他都没答应。

想起这几天相处的细节,鬼使白先是愣了好半晌,然后哑然失笑,到底谁才是哥哥呀?

起身将鬼使黑推开,鬼使白打了盆热水,跪坐在鬼使黑旁边,将他的头轻轻放在大腿上,掀开遮着额头的发丝,用热毛巾一点一点擦拭。

鬼使白笑得很淡,瞳仁里全是鬼使黑酒醉的模样。

“月白……”鬼使黑又在喃喃自语。

鬼使白恬淡一笑,轻轻在鬼使黑额间落下一个吻。

“在呢。”

 

翌日。

鬼使黑又被拖去刷御魂,正要化出镰刀胸口处就掉落一张白纸,鬼使黑将他捡起来。

“加油哦。”还画了一个简易版的鬼使白在旁边。

鬼使黑顿时动力满满,将纸条平平整整地放入怀中,还好好的捂了一会儿,直到轮到他攻击这才松手。

又是一天的暴击。

八百比丘尼好好夸奖了他一番,然后道:“鬼使白喜欢你送的白色风信子么?”

鬼使黑挠头,“不知道哎……他插在花瓶里应该挺喜欢的吧。”

“因为我听神乐说,这花的花语是‘恬适、沉静的爱’呢。”

鬼使黑蓦地抬头,“什么?”

“恬适、沉静的爱。很适合鬼使白对你的感情呢……”

八百比丘尼还没说完,鬼使黑就跑了。

座敷问:“他这激动地,干嘛呢?”

“应该是找他弟弟吧……唉,暴击又要不稳定了。”八百比丘尼感叹。

白色风信子恬适、沉静的爱。

昨夜酒醉,鬼使白也一直静静陪伴在鬼使黑身边。

鬼使白很珍惜鬼使黑。

所谓花惜酒就是如此吧。

 

END.

评论(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