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渣渣写手。

【包黄】有种别跑!

(一)
*
黄少天曾经睡过一个人。

不,确切的来说是曾经睡过一个人……应该。

他已经不记得几年前的事了,作为一代剑圣,心思应着重放在事业的前进上而不是什么儿女情长上更不是什么旖旎床事上,一切为了荣耀,嗯。

他只是突然想起来这件事而已,当他在魏琛拉入他们的夜宵计划看到包荣兴时。包荣兴一头染过的黄长毛格外显眼。

这个挺拔的少年身影和记忆里有块东西叫嚣共鸣着,黄少天奇怪地用筷子敲着碗。

“行了行了,黄乞丐想担任丐帮帮主你还差些火候,要修炼去无人区不要扰民。”叶修掏耳蜗,黄少天更加卖力地敲碗:“我就敲我就敲就算是丐帮也要烦死你哈哈哈哈哈叶不羞你说是不是本剑圣真敬业你不要崇拜我了。”

“包子上,把他撵飞。”叶修懒洋洋地开了大招,包荣兴张牙舞爪地扑过来,等黄少天反应过来他已经被包荣兴按在背后的墙上动弹不得。

“狮子座别仗着我和你有些交情就一直欺负老大,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黄少天蓦地睁大了眼睛。

叶修瞅着不对,怎么这小子现在没话了呢,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魏琛也叼着块羊肉凑了过来又怕一说话羊肉掉了表情各种狰狞纠结。

黄少天皱了皱眉,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
黄少天本来没有订机票,想在H市赖两天找叶修PK个二三十把再找魏老大瞎侃一堆顺带看看美女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他对H市之行非常的期待直到昨天他受到了惊吓。

他不会掩饰,昨天更是连话都蹦不出来了,他只想立马拥有秒速二十马赫飞回G市冷静一下。

叶修都奇怪这次黄少天的反常,揪着他问又八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来,平常滔滔江水般的语言废是废了点但还有点信息可筛选,这次他可安静了,叶修啧啧称奇,夭寿啦,黄少天不说话啦。

看着黄少天躲鬼一样的走了,叶修抓过包荣兴问了句:“你和他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报告老大!一点也没有!我是第一次见狮子座,但我发现他好沉默一点都没有……”

“好了好了知道了,训练吧。”叶修挥开包荣兴的脑洞,不想听他唠嗑。

叶修在QQ上弹黄少天,黄少天也没动静,往上拖消息记录黄少天的一条消息可是能占屏幕四分之三的,剩个叶修的嘲讽卡中间,现在却是干干净净对面不知道在整啥。

不对劲。

叶修深沉的思索起来。

*
蓝雨第六赛季夺冠。

全队跑去一KTV里嗨,期间喻文州被逼着唱了好几首歌,死命的被往麦克风推,而黄少天则被隔离在麦克风五米开外,蓝雨众和尚王母画银河,就让黄少天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永远都拿不到的麦克风。

代价是守着黄少天的几人暂时性耳残。

后来大家猜拳喝酒,战术大师连猜拳都能摸索出规律,从没吃过亏,而黄少天则不知道摸了什么屎让运气跌到爆,一杯一杯的干,实际上这也算抬举,他喝了三杯多就已经飞上云霄不知何处是人间,蓝雨其它人也好不到哪去,醉得跟坨泥巴似的,然后就躺着睡了,喻文州无奈,看着这四仰八叉的阵仗,觉得自己不如也睡一下,好好放松。

整队人马睡得酣畅淋漓。

黄少天是半夜被尿憋醒的,他摸索着出了包厢找卫生间,卫生间的过道里有一群人正在吵着什么,在黄少天晕眩的视线与垃圾现状的听力中黄少天认为这是一群鹅,他就软趴趴地贴身靠着墙壁进去卫生间解决。

解决完出来后那伙人还在闹,声音还挺大,但黄少天陷入了醉的世界,什么都感受不到。

“哈哈哈包子你吹牛你怎么可能有对象!”

“我当然有啦你怎么就是不信呢哎呀你真烦居然有人不信我的话!”

“信你的话?你看有牛在飞唉!”

“牛怎么会飞呢一点文化都没有!你真蠢!”
   
“包子别贫了,有种带来给我们看看啊!”

“你说的!这是我媳妇!”说着包荣兴亲了怀里人一口,这人是他刚刚拉来的,路过的,包荣兴甚至不知道这人叫黄少天。黄少天就感觉自己现在正靠在一棵树上安稳得很。

“包子你乱拉的人都算你对象啊?还媳妇呢?”

“对啊,就是我媳妇!路上的也是我的!”包荣兴搂紧了黄少天,打了个酒嗝,一脸醉红又神采飞扬。

黄少天挥开包荣兴,他刚刚突然听到别人说自己是媳妇,他不满地说:“胡说八道!我是老公!还媳妇呢,媳妇你大爷!没看到剑圣我……嗝,帅气逼人吗!一根手指就可以弄死你,小样的崽子,不教训你就不知道夜雨声烦怎么写!……”

黄少天还有继续说下去的趋势,包荣兴却赶紧插嘴:“我媳妇啥都不会,可是嘴特别厉害……”

“注定制不服,一辈子被压!”

“哈哈哈包子承认把这么个人你肯定是乱拉的还要逞强!”

“人都不乐意了……”

“胡说八道!”包荣兴打断吵闹的言语,“谁说我管不住?啊?”

然后包荣兴吻上了黄少天的唇。

*
黄少天头疼炸了,被自己刻意遗忘的记忆像有个裂口一般的涌出来。

他只记得到此的记忆,醒来后他是睡在包荣兴旁边的。

一丝不挂,腰略酸。

垂死疼中惊坐起,一声惊雷炸裂。

黄少天大概一辈子都不想记起这个夜晚,后来被喻文州逼问,王牌选手消失对战队的影响是很大的,虽然黄少天这么大个人应该不用担心,但是事情蹊跷,黄少天也打着哈哈糊弄过去了,他一点也不想跟自家队长说这么个事。

他也不想用自己的阐述来再一次慢速播放这件事,品味各种细节,他只想当做是一场荒唐的梦,让冰雨把它砍得七零八落。

黄少天从包容兴身边逃跑了。

直到最近,蓝雨到H市比赛,黄少天在观赏H市风光时偶遇叶修,以远方来客为名义敲诈叶修一顿饭,他知道叶修最近忙着组建战队,其实也只是想让他放松一下,最后付钱心里想的是自己付来着。

结果他看到了叶修正在栽培的一干众,其中包荣兴最为熟悉,他心里有股火,莫名其妙燃烧起来,他希望它被扑灭,却在包容兴把他推至墙边时熊熊燃烧起来。

包荣兴打架时的眼神,瞳中明亮又锋利的眼光如同一把刀,让他的冰雨无从招架。

在黑暗中明暗变化着的占有的眼光随着那个夜晚记忆中身体的热感清晰起来,一切再也压抑不住,不想要的全来了。

他只知道他不想说话。
——————————————————————————
【这是给某人的生贺】

【三月份的】

【拖到现在】

【说实话我还没有写完】

【……_(:з」∠)_想狗带】

【不会坑】

评论(2)

热度(28)